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雨:画“说”原生态

艺术感言: 捕捉的是光影: 表现的是情感. 诠释的是原始: 追求的是自然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国礼特供艺术家,中国原生态山水画派创始人,作品录入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  

2010-02-25 19:58:13|  分类: 小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(组图)
来源:新京报   日期:2010年2月25日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 - 滴墨浪子 - 画家贾雨_用焦墨重彩诠释香格里拉的神奇

 2月3日,沧县,陈同梅的父母在家中。他们一直坚信女儿无罪。 本报记者 钱昊平 摄

 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 - 滴墨浪子 - 画家贾雨_用焦墨重彩诠释香格里拉的神奇

2月1日,周彦峰手持父母的照片讲述父母的遭遇。本报记者 钱昊平 摄

 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 - 滴墨浪子 - 画家贾雨_用焦墨重彩诠释香格里拉的神奇

   王金荣一家人的合影。王金荣因女儿的医疗纠纷而四处投诉,目前她被判刑5年。资料图片

 

河北沧州多名上访者被指敲诈政府获刑 - 滴墨浪子 - 画家贾雨_用焦墨重彩诠释香格里拉的神奇

  2月2日,南皮县,袁中良(前)刘吉胜现在经常一起见面商讨申请国家赔偿。 本报记者 钱昊平 摄

  过去两年,多起农民被指“敲诈”政府案,在河北沧州不断上演。至少4名农民因到北京反映诉求被认定敲诈法院或政府而获刑。

  被指敲诈之前,这些涉案人都因个体遭遇的事情,到各部门投诉。他们的家人称有关部门设套后抓人。相关政府部门称,这些涉案人长期在外反映问题,行为过激。

  去年11月,沧州南皮县的两起“敲诈政府”案在河北省高检关注后撤销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,看着手提年货的行人从家门口过往,70岁的陈树江叹了一口气:“她今年还是不能回来过年。”

  陈树江是河北省沧县张官屯乡银子旺村村民,他叹息的是女儿陈同梅。

  2008年5月15日,陈同梅被一群人从家中带走,此后未归,一年后被判刑5年,罪名是“敲诈勒索”。

  沧县隶属河北沧州市,记者调查发现,2008年到2009年,在沧州下辖县区接连发生了几起农民涉嫌“敲诈”案。

  继陈同梅之后,2008年5月29日,沧县旧州镇东关村人王金荣被抓,后被判刑5年。

  两个月后,沧州下辖的孟村县一对夫妇被抓,后被判刑2年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案件都发生在重大活动、节日之前。他们被指控的敲诈对象,是当地法院或政府。

  这些涉案人的共同点是,他们被抓前都因个体的事情四处投诉,多次进京。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是,都坚持认为自己无罪。

  家中被抓与报案存疑

  为什么过了半年才报案?沧县法院旧州法庭庭长魏贺欣称,后来领导认为有敲诈嫌疑

  今年43岁的陈同梅是从家中被带走的。

  据陈同梅的弟弟陈同德讲,2005年5月15日,有几个人到家里,把姐姐往外拖。他认出来人有乡政府的,也有公安局的,其中一人是沧县公安局刑警五中队的李建军。

  对方说带陈同梅“谈一谈,把事情解决了”,下午就把人送回。

  但陈同梅此后再没回家。几天后,陈家收到沧县公安局的刑事拘留通知,称陈同梅涉嫌“敲诈勒索”。

  2008年5月23日被沧县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今年2月3日,陈同德说,姐姐此前一直因离婚官司而四处投诉。

  陈同梅 2000年与丈夫离婚。陈同梅认为法院对财产分割等判决不公,并且执行不力,从2006年起四处投诉。

  从当地提供的材料看,她多次到北京,当地派人将她接回不下10次。

  原张官屯乡人大主席胡锡祯(现沧县教育局副局长)说,陈同梅老是想不通,“我们也没有办法”。他称乡里也做过陈同梅的工作,愿意以政府帮助的形式,给她解决部分生活困难,希望她不再四处投诉。

  胡称,陈同梅说,这些年投诉花的钱要求法院赔偿,少说也得20万。

  2008年5月5日,沧县法院旧州法庭庭长魏贺欣到沧县公安局报案,称被陈同梅敲诈。魏贺欣此前因陈同梅的案子,常与她打交道。

  案卷记载,魏贺欣报案时说:“2007年12月份一天的上午……我问陈同梅来法庭有什么事,她说到旧州镇职教中心看望孩子陈强,顺路过来,问她反映的那些问题怎么办。并提出,要解决事情,得赔偿她20万元……”

  “之后,她再也没去过旧州法庭。”今年2月5日,魏贺欣在电话里说,次日他就将陈同梅的说法向法院领导汇报了。

  此细节后来被陈同德质疑,如认为被敲诈,为什么当时不报案,而是半年多后报案?

  魏贺欣解释称:“后来领导认为有敲诈嫌疑,就报案了。”

  2月5日,记者向沧县法院求证,其宣传处主任朱树纯称将向有关领导反映后给答复,后无下文。

  魏贺欣称之前与公安机关提过这事但没正式报案,后来的报案,还是公安局打电话让他去的。

  对此,承办此案件的警察之一李建军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要公道还是要钱?

  乡干部称,陈同梅不接受10万以下要20万,而村干部称陈只要公道不要钱

  对陈同梅一事的处理,由沧县政法委副书记曹庆山领导。

  “这个案子我们也很头疼。”2月4日,曹庆山在电话里说:“陈同梅到2008年就越来越不像话了,闹得法院没法办公。”

  曹庆山的感觉是,陈同梅到后来有点偏执,谁都劝不动。不过,他强调说不是因她四处投诉就要控制她,而是她的行为已涉嫌敲诈勒索。

  曹庆山称,沧县办理此案很慎重,是“公检法三家一起商量”的。

  陈同梅的律师刘秀珍认为,陈同梅即使说过要法院赔偿20万元的话,也只是提出了一项赔偿请求。而公、检、法本应各司其职,几家联合办案难保司法程序正义。

  公安机关“询问笔录”中,有三名当时的乡干部提到了陈“要20万”的事。

  其中,张官屯乡原党委副书记、现人大主席徐泽松在证言中说,陈同梅说这几年反映问题花了不少钱,以后儿子上学娶妻都要钱,法院得赔。徐泽松说,如陈同梅不再上访,可以请示后由政府给一定救助,10万以下可考虑,陈同梅说“十万八万不行,具体的数目法院知道”。

  不过,有三人持有相反证言。其中,银子旺村委委员陈同茂在证词中说:“2008年4月下旬,徐泽松、胡锡祯、司法所长林绍刚来我家,委托我做陈同梅的工作,说政府愿意出部分钱,只要不超过10万,让她别上访了。”而他到陈同梅家得到的答复是:“我不要钱,只要求法院把以前的案子审理清楚,该执行的执行上来。”

  另两名村干部的证词是:“陈同梅说不要钱,只要个公道。”

  “认错可争取缓刑”

  陈家人称,当地政府部门两次找到他们,“还问要多少钱”。陈同梅未认罪,后被判刑5年

  2009年7月 14日,陈同梅案一审在沧州下辖的泊头法院开庭。但三个证明陈同梅“不要钱只要公道”的证人证言未被采信。

  泊头法院后来在判决书中说: “上列证言材料系辩护人庭后提交的,且被告人陈同梅及其辩护人陈同德不同意质证,该证言材料不能作为本案的依据。”

  但根据陈同德及证人陈同茂等人讲,开庭当天,法院大门被锁,他们根本无法进入法庭作证。

  2月4日,记者联系到一审的审判长泊头法院的季国才,季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陈同德说,姐姐被抓后,胡锡祯、徐泽松曾找他和父亲去过乡政府两次,“他们说必须认罪,让我们做姐姐的工作,如果答应不上访,可以轻判,还问我们想要多少钱。”

  2月4日,沧县政法委副书记曹庆山说,确实通过家属给陈同梅做过工作,考虑给她一点救助,同时也希望她能承认错误。如认错,从教育的角度县里可把事情处理得更好,“她的案子是异地审判,我们党委政府不会干涉办案,但可以争取判缓刑。”

  而陈同梅坚称自己无罪。2009 年7月31日,泊头市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陈同梅有期徒刑5年。当年10月14日,沧州法院维持原判。

  目前,陈同德已向河北省高院提出申诉。

  “即使我姐姐真说过20万的话,但政府说给10万可以考虑,20万就是敲诈,这是什么道理呀?”陈同梅的弟弟陈同德说,况且“敲诈” 一说完全是口供,没有任何实证。

  另一案件三次退侦

  面对要带走自己去“解决问题”的警车,王金荣与丈夫有点怕,但她还是上了车

  这一时期,沧县还发生了一起农民“敲诈”案。

  陈同梅被抓后半个月,与其相识的王金荣被抓。

  王金荣家住沧县旧州镇东关村,因认为女儿的医疗纠纷官司中法院判决不公,2007年起多次进京反映情况。

  2008年5月29日上午,王金荣女儿的医疗纠纷案再次在沧州中院开庭。庭审结束后,王金荣出门遇上一辆警车,一名穿警服的人让她走一趟,说是解决问题。

  王的丈夫陈海明说,当时已听说了陈同梅被抓的事,“我们有点害怕”。不过,王金荣还是上了车。

  此后,王金荣没有回家。6月11日,沧县检察院批准对王金荣实施逮捕,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。

  此案由沧州下辖的吴桥县检察院起诉,吴桥县法院审理。吴桥检察院先分别于2009年2月20日、3月20日、4 月20日三次将案件退回沧县公安局补充侦查,当年6月4日,向法院起诉。

  2009年8月5日,王金荣被判刑5年。

  今年2 月4日,沧县政法委副书记曹庆山说,王金荣、陈同梅进京“串访”,也扰乱了法院的办公秩序。

  据介绍,王金荣2006年冬开始纠缠2名办案法官,说法官违纪导致她输官司,损失了30万,让2人赔偿,其中一名法官因被她纠缠而一度搬家。

  记者从沧州政法系统获得的材料显示,2008年1月14日,沧州市政法委要求市辖各县(市、区)政法委对拟交办的非正常进京访案件名单进行甄别,分类上报,该名单中有“陈同梅”的名字。

  当年2月22日,河北省处理信访问题“联席办”又发文要求各市对2008年1月非正常进京上访人员逐案研究处理,陈同梅、王金荣名列其中。

  此后,便是陈同梅、王金荣多次“被做工作”,工作没做通后,2008年5月,陈同梅、王金荣先后被控制。

  “不要理解成是为了息访才对他们进行控制。”沧县政法委副书记曹庆山一再强调,“是他们的行为,构成了敲诈勒索。”

 丧子夫妇与公安恩怨

  在农民李宝凤的材料上,孟村县政法委书记批示:必要时采取果断强制措施,或再次上报劳教的请示

  2008年7月,也就是陈同梅被带走两个月后,与沧县同属沧州市的孟村县,出现了一起“敲诈勒索政府”案。

  涉案者是一对夫妇,58岁的周其龙与59岁的李宝凤,他们是孟村县新县镇罗町村农民。

  这对夫妇曾有个聋哑儿子周海军,2001年1月与两同村人外出后未归。

  今年2月2日,周其龙的哥哥周其祥回忆,弟弟家有个聋哑儿子叫周海军,2001年1月与同村人外出后未归,后来在邻县南皮县一柴火垛下被找到,当时奄奄一息,后在医院死亡。

  周家报案希望查明儿子死因,但公安机关未组织鉴定。2002年起,周氏夫妇多次进京反映情况。

  孟村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松涛后来给法院的证言说,当年因开棺检验费的问题未能检验。

  周氏夫妇不断投诉,7年后,2008年3月11日,孟村公安局与李宝凤联系,商量验尸,一切费用由公安局承担。当年3月28 日,孟村公安局聘请河北省公安厅法医专家开棺验尸。

  一个月后,《死亡分析意见书》认为周海军“无骨折”。李宝凤不认同鉴定结果,并于5月 15日给公安部写了一份《重新鉴定申请书》。

  沧州政法系统人士提供的一份“特急”文件显示,当年5月6日,河北省处理信访问题“联席办” 发文,不日将赴沧州,对该市当年1到4月处理非正常进京访情况进行督察。

  河北省“联席办”还下发了一份全省深入排查化解涉法涉诉信访积案交办表,李宝凤的名字在列。

  李宝凤写的申请书,很快到了孟村县相关部门手中。当年6月12日,该县政法委书记王太增批示:“请高县长阅处,必要时采取果断强制措施,或再次上报劳教的请示。”高县长是指高洪生,时为孟村县副县长高洪生兼任公安局长。

  一边给钱,一边抓人

  在镇政府,周氏夫妇写下收钱后不再反映情况的保证书后,十几人突然闯入

  20天后,2008年7月2日,新县镇镇长王德润和公安局长高洪生去周其龙家做工作,告诉二人近期不要进京投诉。

  当年7月8日,李宝凤又到了北京。

  两天后,新县镇派出4名村干部到了周其龙家。这4人后来接受公安讯问时称,在周家,周提出不进京可以,但必须给30万元。

  不过,周其龙称,是此4人主动提出,可以给十万二十万只要不再进京。周其龙说要去公安部鉴定,他们说鉴定没门,周其龙说那没30万不行。

  7月11日上午,新县镇政府同意给周其龙30万,让他把李宝凤叫回。当晚,李宝凤回到了孟村新县镇。

  二儿子周彦峰回忆,他陪着父母去镇政府,在办公室看到一个塑料袋,被告知里面是钱。此后,他们并未接触这个袋子,不知里面是否真的是钱。

  李宝凤被要求抄写了一份保证书,内容是“……现在给予我们现金30万元已收到,从此以后,保证决不上访。”

  周彦峰说,他的父母刚写完保证书,十几人突然闯入,将他父母带走。带走了保证书,也带走了对方称装有钱的袋子。此十几人,他只认出有派出所长。

  随后,周其龙夫妇被以涉嫌敲诈勒索逮捕。

  案卷显示,报警的是新县镇原镇长王德润:“我认为这是敲诈,于是就在7月11日上午去公安局报了案。”

  2010月2月4日上午,孟村县公安局一干部说,公安局案件审查委员会慎重考虑之后,才对周李二人实施控制的。

  他称,当时依据有两点,一是获知沧县已有类似事件实施了逮捕,二是他们和沧县一样,上网找到外地有过类似判例。

  无律师辩护下审判

  一审开庭,没有人为周氏夫妇辩护。此前他们的儿子想外出请律师,发现走不出孟村县

  2008年10月7 日,周其龙夫妇涉嫌敲诈案在孟村法院开庭审理。周氏夫妇没有辩护律师。

  周彦峰说,一审前他曾着手为父母请律师,但他走不出孟村。第一次他刚到汽车站,就被人叫住,随后派出所的人赶到,扣了他的身份证。

  回去之后,周彦峰试着溜出去几次,每次不出县城就被截住,这期间他妻子的身份证也被扣。

  2月5日,孟村公安局相关人士说,当时是地方维稳采取的措施,不是阻止他请律师。

  “开庭时,只有法院和检察院,下面坐着公安局的。”李宝凤曾对二审律师谈到一审情况。

  2008年10月9日,孟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,“政府给两被告人三十万元,目的是为促使李宝凤从北京返回,”而“两被告人明知其进京会给政府造成很大压力,故意以到北京相要挟,向政府勒索且数额巨大,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。”

  周其龙夫妇被以敲诈勒索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两年。上诉后,二审开庭前,周彦峰去石家庄为父母请了代理律师。2008年12月11日,沧州中院做出终审裁定,维持原判。

  周彦峰认为,政府部门采取了威胁、引诱、欺骗等方法陷害了他的父母,“给钱是个圈套”,他接受采访时说:“说我爸妈敲诈,请问全国人民,有人敢敲诈政府吗?”

  二审结束后,周彦峰到河北省高院进行了申诉,目前还没有回复。

  检察院曾担心被说“钩子”

  检察院称批捕时很慎重,当时上海“钓鱼案”正热,他们担心政府给钱被说成“钩子”

  去年国庆节前,同属沧州的南皮县,又发生两起农民涉嫌 “敲诈”案。

  沧州南皮县人袁中良,曾任工商所长,2002年被法院以贪污罪判刑3年半。此案件沧州中院三次发回重审,南皮法院均判有罪,目前第四次上诉已开庭。

  2005年袁中良出狱后开始不断投诉,向不同部门反映情况。

  2009年9月4日,袁所在的寨子镇,让他10月1日前后不要进京,答应给他2万元。当月8日,给了袁1万元,另1万打了欠条。

  10月2日,袁中良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抓。

  为何9月8日发生的事,10月2日才处理?对此南皮县相关部门没有正面回应。

  2月3日,寨子镇政府副书记吕学周说,袁中良比较张扬,拿了钱后到处跟别人说。“9月8日之后,我的办公室就没断过人,天天有上访人员要钱。”

  2009年9月30日,南皮县王寺镇的刘吉胜、刘吉利两兄弟涉嫌敲诈被抓。

  南皮县检察院相关人士说,正是因袁中良拿了钱后怂恿,刘吉胜也以进京反映诉求为要挟向政府要钱。

  不过,袁中良、刘吉胜称两人此前并不认识。

  刘氏两兄弟2004年开始举报原镇党委书记有经济问题等。去年9月25日,刘吉胜进京被接回后,27日再次进京。刘吉利说,王寺镇政府派人与他谈判,给3.5万元不要再外出投诉。刘吉利收了钱打了收条。

  去年9月29日,王寺镇政府到南皮县公安局报了案。次日,刘氏两兄弟被抓。

  当地电视台后来报道称,“公安局成立了以县长助理、公安局长为组长,刑侦大队为骨干的专案组。”

  南皮县检察院一负责人说,检察院批捕时很慎重,当时上海的“钓鱼案”正被热炒,他们担心政府给钱被说成“钩子”。不过检委会讨论认为符合敲诈勒索的构成要件。

  省检关注下撤销两案

  南皮检察院人士称:我们服从上级决定,但检委会每个人对此都持保留意见

  不过,袁中良、刘吉胜兄弟最终没有被起诉、判刑,2009年11月26日,南皮县检察院撤销了对三人的逮捕决定,原因是“采取强制措施不当。”

  南皮县检察院一负责人解释称,这是河北省检察院关注后的结果。

  他说,三人被捕后,南皮县检察院将案件作为日常的工作信息上报河北省检察院,省检察院一领导认为,此三人虽然构成犯罪,但社会危害不大,应以教育为主,不能与群众对立。

  “我们服从上级决定,但检委会每个人对此都持保留意见,认为应该判他们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检察院撤销逮捕决定后,南皮公安局撤销了刑事案件,转为治安案件,“具体怎么处理还在研究。”今年2月3日,南皮县公安局副局长张辉说。

  走出看守所之后,刘吉胜向南皮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被驳回,他目前正打算进一步申诉。袁中良也正准备申请国家赔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